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所在位置: 首页 > 先锋礼赞
张超:化作海天一“飞鲨”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6-08-02 08:37:51

张超执行飞行任务后与地勤人员进行交流(资料照片)

  苍茫海空,辽宁舰劈波斩浪,一架架“飞鲨”战机陆续临空、绕舰、着舰。这意味着,新一批中国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将诞生!

  然而,本已做好充足准备、具有绝对实力的一位“飞鲨”英雄缺席了。他叫张超,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一级飞行员。

  今年4月27日,张超在驾驶舰载战斗机进行陆基模拟着舰接地时,战机突发电传故障,危机关头,他果断处置,尽最大努力保住战机,推杆无效、被迫跳伞,坠地受重伤,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

  张超是为我国航母舰载机事业牺牲的第一位英烈。在壮阔海天绚烂绽放的生命之花,永远定格在了29岁的青春。

  生命最后的4.4秒,折射其一生的报国梦想

  4月27日12时59分,连续完成两架次海上超低空飞行后的张超,驾驶战机执行当天最后一个架次飞行任务。当他近乎完美地操纵飞机精准着陆时,飞行教员已经开始在心里点赞,这意味着他们又顺利完成一天的飞行任务。

  然而,谁也没料到,已经接地的飞机突报“电传故障”。电传故障,是歼—15飞机最高等级的故障,一旦发生,意味着飞机失去控制。不到两秒钟,机头急速大幅上仰,飞机瞬间离地,机头超过80度仰角。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跳伞!跳伞!”飞行指挥员对着无线电大喊。几乎同时,火箭弹射座椅穿破座舱盖,“呯”的一声射向空中……

  正在塔台商议第二天飞行计划的舰载航空兵部队长戴明盟、时任团长张叶马上往外冲,朝张超落地的方向狂奔。由于弹射高度太低,角度不好,主伞无法打开,座椅也没有分离,从空中重重落下,在草地上砸出一道深深的痕迹。此时的张超脸色发青,嘴角有血迹,表情十分痛苦。救护人员赶到了,张超被紧急送往医院。

  20多分钟的路程,张叶从未觉得如此漫长。“团长,我是不是要死了,再也飞不了了……”张叶没想到,这句话竟成了张超最后的告别。15时08分,一颗年轻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彩超检查显示,在巨大的撞击中,腹腔内脏击穿张超的胸膈肌,全部挤进了胸腔,心脏、肝脏、脾、肺严重受损。

  “战机在张超的心里,比生命更重要!”现场视频和飞参数据清楚地显示,在飞机出现大仰角时,张超做出的第一反应竟是把操纵杆推到头,他想保住飞机,却错过了最佳跳伞时机。“从12时59分11.6秒发现故障到59分16秒跳伞,整个过程仅用了4.4秒,张超娴熟地完成了一系列动作,堪称优秀的战机飞行员。”戴明盟说,张超肯定知道,歼—15飞机系统高度集成,发生电传故障,第一时间跳伞才是最佳选择。生死关头,张超却做出了一个“最不应该”的选择……

  张超1986年8月出生在湖南岳阳的一个农民家庭。大家庭里有10多名党员,大舅当过20年兵,从小耳濡目染党的信念宗旨、听舅舅讲战斗故事,他的胸膛里早就激荡着一股英雄气,从军报国的理想在他心里深深扎下了根。

  2003年9月,空军到张超就读的岳阳七中招飞行员,张超欣喜若狂。因其3个哥哥少年时先后淹死、病亡,张超是家里的“独苗”,家人劝他“别去当飞行员,这职业太危险”,但张超还是第一个报名应征。2004年9月,张超顺利通过层层考核选拔,成为当年全校唯一的飞行学员。

  进入航校后,张超不知疲倦地学习、训练。两年下来,理论功课门门优秀,训练成绩项项满分。航校毕业时,学校提出留他任教,他坚决要去作战部队,要去“海空卫士”王伟生前所在的海军航空兵某团。

  他在日记中写道:“飞行不仅是勇敢者的事业,更是我的使命所系、价值所在!”

  从零追赶,敢做不畏挑战的“飞鲨”英雄

  2012年11月23日,万众瞩目中,首飞试飞员戴明盟驾着战鹰成功实现了中国舰载机在自己的航母上成功起降。从这一刻开始,张超梦想深处再次荡起涟漪。

  随着航母事业的发展,要在三代机部队遴选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消息,搅乱了张超平静的心。一个崭新的“舰载梦”在张超心底萌生了。“要干就干最难的,要飞就飞舰载机!”张超第一个递交了申请表。

  2015年3月,张超以优异成绩被选拔进入舰载机部队,正式投身舰载飞行事业,成为中国海军最年轻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

  此前的张超是部队公认的飞行尖子,先后飞过多型战机,参加过西沙驻训等10多次重大演习演练。曾数十次带弹紧急起飞,次次都出色完成任务。在某飞行团,他改装二代机第一个放单飞,改装三代机比计划提前4个月完成,和战友们一道创造了海军三代机改装多项新纪录。

  然而,从陆基到舰基,并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字之差,更意味着一切归零。

  “有本事,就是要素质过硬、能打胜仗”,这是张超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做的。

  张超是海军超常规培养的舰载机飞行员之一,而同班其他飞行员在两年前就开始了培训。为了赶上进度,张超用近乎疯狂的状态学习钻研,夜以继日逐项攻关。他经常利用周末和休息时间给自己加量,把自己“绑”在模拟器上训练,就连睡觉室友都常听他念叨上舰飞行口诀,他的模拟器飞行时间超过大纲规定近3倍。对战机座舱内上百个飞行仪表和电门,他能“一摸准”“一口清”,每次飞行几百个操纵动作和程序记得丝毫不差,近百个空中特情处置方案倒背如流……

  陆基模拟着舰训练中期,张超进入着舰技术反复期,技术状态时好时坏,训练成绩徘徊不前。为突破技术瓶颈,每飞完一个架次,张超都会不停地向教员请教自己飞行存在的问题;每个飞行日讲评,他总是第一个请着舰指挥官分析自己动作的偏差,不搞懂弄通绝不罢休。

  张叶回忆说:“张超牺牲了很多休息时间,平时很少外出,都是在房间、在模拟器上加班补课。”付出终有回报,张超训练水平稳步提升,飞行技术日臻完美,所有课目全部优等,在班里训练综合成绩名列前茅。

  既是一座精神丰碑,更是一块前进路标

  “他是为飞鲨而生,为飞鲨而死的!等上舰的时候,我要带着张超的徽章,让他陪我们一起见证,成为真正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团参谋长徐英告诉记者。

  遗体火化那天,全团飞行员去殡仪馆送张超最后一程。看到张超仍然佩戴着二级飞行等级标志,其实他在今年3月就被评定为一级飞行员,因训练紧张还没来得及换发。徐英摘下自己的一级飞行员标志,端端正正地戴在张超胸前。战友们把张超的二级飞行员标志珍藏起来,表示“要带着这枚胸标一起飞上航母,完成张超未尽的心愿”。

  在战友眼里,张超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大胆地飞、科学地飞、安全地飞,飞行技战术水平跨越式提升。训练之外,他还善于总结。张超把自己改装的经验体会写成论文发表在团里《尾钩》舰载飞行杂志上,为后续改装的舰载机飞行员提供借鉴,这期杂志也成为全团每名飞行员的珍藏。

  “诚实守纪,是飞行员宝贵的品质。”戴明盟介绍说,飞行讲评非常严苛,都是直指问题,但有些问题如果飞行员自己不说,别人未必知道。在一次驾驶教练机起飞后,张超忘记把起落手柄复原。这个小失误,短期内虽不会造成直接严重后果,但时间一长容易使电门失效,最终导致起落架放不下来等灾难性后果。飞行讲评会上,张超主动说出自己的错误,虽换来一顿严肃的批评,但他觉得很值得,警醒了自己,也提醒了其他人。

  使命召唤、时不我待。距离驾驶“飞鲨”上舰的梦想越近,张超浑身越有使不完的劲。从4月初开始,张超在紧张的飞行训练之余,把全部精力都用在整理经验、收集资料、编写教范上,只用了20多天就整理出视频资料200余份、心得体会2万余字,丰富了舰载飞行的“资料库”。

  张超的电脑里,保存着一份歼—15飞机实际使用武器的教学法。“今后,每一个学习歼—15飞机武器使用的飞行员,都会记住张超的名字。”副团长孙宝嵩表示,这套教学法凝聚着心血,体现着担当,弥足珍贵,成了张超为航母部队战斗力生成贡献的最后一份力量。

  “张超既是一座精神丰碑,更是一块前进路标。航母事业是一项全新的事业,未来考验还很多、要走的路还很长,但我们一定会朝着尽快形成航母战斗力的既定目标,毫不动摇、毫不畏惧,勇于探索、勇敢前行!”戴明盟说。

  6月16日,渤海湾畔,一架架歼—15飞机再次展翅海天间。

  矢志舰载事业,甘洒热血驰骋长空;献身碧海蓝天,千秋浩气永垂英名。魂归海天,英雄不死!(记者 倪光辉)

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