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有何怨


   民之所怕——黑恶势力猖獗横行

  黑恶势力无视法纪、为非作歹,为群众深恶痛绝。令人愤怒的是,少数党员干部与黑恶势力上下勾结,为其充当“保护伞”,使他们更加有恃无恐,对社会和谐稳定造成严重危害。
  在“冰城”哈尔滨,每当夜幕降临,流光溢彩装点着中西结合的建筑,让这座有“东方巴黎”之称的城市散发着独特魅力。但曾经一个时期,在夜色的掩映下,一辆辆满载残土、碎石或其他货物的大货车轰鸣着油门在哈尔滨市区横冲直撞,走一路洒一路,每年都有多人丧命在这些大货车的车轮下。“疯狂大货车”成了哈尔滨市民的一块“心病”。在哈尔滨市,大货车给人的印象是肆无忌惮地疯狂违章,超载、超速、超限、闯红灯。恶性竞争之下这些大货车经常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行人死亡,老百姓深受其害。
  李莉是哈尔滨龙运现代出租汽车公司的一名出租车司机,每天的营生都是在路上,“我看到大货车就躲得远远的,实在是太吓人了”。
  “门前马路上到处是从那些大货车上掉下来的泥土垃圾,弄得乌烟瘴气。那些车开过来根本也不看红绿灯,每天过马路都提心吊胆的。”哈尔滨市天悦小区居民李洋说。
  面对横冲直撞、肆无忌惮的大货车,很多人心里都纳闷:这些大货车不怕扣分甚至吊销执照吗?执勤的交警为何不管呢?
  其实在这些“疯狂”大货车背后隐藏的就是腐败,长期存在的黑恶势力背后,往往都有“保护伞”。哈尔滨市的大货车之所以越来越“疯狂”,原因也是如此,其长期逍遥法外就是依靠一条“以恶经商、以商养官、以官护恶”的利益链。而在非法利益链条庇护下横冲直撞的“疯狂大货车”严重破坏了市容市貌,威胁着群众的生命安全。
  除此之外,去年11月,哈尔滨市公安局香坊分局成功打掉长期盘踞于香坊区果园市场、建德市场,以陈翀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六人被刑事拘留。该团伙长期在果园市场、建德市场内,并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充当打手,不仅对业主实施敲诈勒索,还涉嫌非法拘禁、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多种犯罪,使业主及个人蒙受巨大经济损失,深受其害,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一个“任性”的区长权力有多大?只要他点头,开发公司不用招投标就能拿到市政工程项目;一个“胆大”的治安大队长权力有多大?只要他运作,没有采矿证的矿产企业照样能获批大量火药……
  日前,伊春市纪委监委立案查处了西林区以柴喜文为首的黑恶势力犯罪团伙背后的“保护伞”和腐败问题,共发现涉案党员干部及公职人员40人。其中对包括伊春市政府副秘书长、西林区原区长吴金成在内的3人采取留置措施。
  在西林区,柴喜文可是“大名鼎鼎”。自2006年,以其为首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采取敲诈勒索、巧取豪夺、官商勾结等多种违法手段,聚敛了大量非法财产,产业遍及房地产开发、矿石开采加工及建筑材料经营等领域,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秩序,破坏了经济发展秩序,民愤极大。去年10月15日,该犯罪团伙被公安机关一举打掉。

      民之无助——扶贫领域乱象丛生

  扶贫资金是贫困群众的“救命钱”,容不得有丝毫贪念。也有个别基层部门和干部,悄悄将手伸向扶贫领域,打起了各类惠民资金的主意。扶贫领域出现的腐败问题,并没有特别复杂的情节和类型,大多数是贪污、侵占、私自截留、挥霍浪费等,但损害的都是群众的切身利益。
  2014年5月,时任尚志市亮河镇解放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侯宝贵决定,以村干部及亲属的名义顶名申领救灾款,将所得款项用于支付时任村党支部委员刘德臣维修村河堤工程费用。侯宝贵、刘德臣及时任村会计解贞恒等6人相继由本人或安排其亲属共计20人顶名申领救灾款合计9000元。
  2014年11月,伊春市翠峦区总工会原副主席苏凤祥与时任翠峦区总工会副主席孙红吉、时任翠峦区总工会组织部部长刘凤华,利用职务之便违规套取困难职工救助金,分别以他人名义通过伪造病历和虚报特困职工救助申请的方式,套取中央财政帮扶专项资金合计9000元,每人获得3000元据为己有。
  集贤县扶贫办原主任朱文宝明知黑龙江四达农副产品公司不符合扶贫政策规定的条件,仍然在扶贫项目招标、签订合同、资金拨付、项目计划变更等环节违规操作,致使275万元扶贫资金被骗取;拜泉县扶贫办副主任韩喜恒不正确履行职责,在监督检查扶贫项目时没有发现施工单位未按照设计施工,在监理单位未出具报告且工程未完工情况下,改写验收时间并予验收,造成棚室倒塌。
  人民群众是党的执政根基、事业血脉,而扶贫资金是贫困群众的‘救命钱’。在扶贫项目上动手脚、玩猫腻、乱花扶贫款,这些扶贫领域违纪问题的发生,就意味着群众利益的损失和百姓怨恨的增加。

      民之忧虑——民生领域问题频出

  民生工作事关广大人民群众的基本生存、生活状态、发展能力和基本权益。做好民生领域工作是党和政府施政的基础。民生领域的腐败问题和不正之风,严重啃食人民群众的获得感。
  在加格达奇,对于孙金堂这个名字知道的人可能不多,但一提起“孙三儿”和他经营的圣和殡仪馆,百姓的骂声就不绝于耳。
  孙金堂,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公安交巡警大队原副大队长,垄断当地殡葬行业长达8年,民愤极大。
  “孙三儿昧着良心挣钱,太缺德了,多少老人都死不起呀!”在孙金堂经营的殡仪馆内,丧葬费用少则三四万元,多则十几万元,无奈之下,许多当地百姓只能花钱雇车去外地火化、下葬,落叶不能归根。
  2010年至2018年,孙金堂对圣和殡仪馆实行垄断经营,任意定价,肆意收费,并绝对禁止一切殡葬用品外带。比如,一天的停尸费有的高达500元;市场价三四十元的花圈在圣和殡仪馆能卖到360元;成本200多元的一套纸牛马,孙金堂卖到了2000多元……据查,从2012年开始到案发前,仅卖墓穴一项,孙金堂就敛财4000多万元。
  孙金堂爱财如命,不仅对百姓冷漠,对亲朋好友也“一视同仁”。他的一个朋友去世,孙金堂在假惺惺地看望并表示“一定照顾”后,却把本应收费6万多元的墓穴以11万多元的价格卖给朋友,把本应收费七八千元的骨灰盒卖了2.8万元。
  2017年,加格达奇区政府为落实整改省委巡视组反馈的殡葬行业高价收费问题,拟收回殡仪馆,孙金堂却要价高达1个亿,致使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2018年11月,加格达奇区殡仪馆挂牌,该区殡葬所有权几经辗转,终于回归政府公共服务管理中,百姓长达8年的期待终于得到圆满解决。
  除此之外,一些虚假广告更是害人不浅。“别人家祛不掉的斑,我保证都给你祛除的一干二净” “德国勒沃库森拜尔实验室,科学家历经516次试验,将多种生命有效物质首次融合”“创新性出借模式,预期年化收益13%”……变异的“广而告之”,“跑偏的”广告取向,涉及行风政风,更关乎党风社风。一些因病致贫的困难群众,对党的主流媒体充分信任,对很多虚假违法广告缺乏辨别力,轻信夸张疗效。而一些新闻媒体恰恰利用人民群众对主流媒体的这份信任,为自身牟利而发布虚假违法广告,误导消费者,严重危害群众健康财产安全,让百姓深恶痛绝。
  民心是党领导和执政的最宝贵资源,而一些黑中介、黑出租、教师违规补课、医院过度医疗等侵害群众利益的行为让老百姓苦不堪言。

      民之无奈——工作作风庸懒散慢

  密切党群干群关系,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根基,而“四风”问题严重损害党群干群关系。有的领导干部热衷于迎来送往,不为群众办实事、谋实利,群众非常反感;有的领导干部脱离群众,损害群众利益,群众非常不满;有的领导干部贪图享乐、意志消沉、精神萎靡,群众意见很大。一些领导干部正是在追求享乐和奢靡中,不知不觉陷入了浮夸、腐败、堕落的泥沼。
  办证大厅大门紧闭,前来办事的群众只能在寒风中排着长队等候;工作人员上班时间玩手机、睡觉、吃零食,浏览与工作无关的网页;办事效率极低,仅办理公积金一项,群众有时就要跑三四趟……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持把作风建设往深里抓、实里做,党风政风为之一新。然而,仍有一些党员干部在其位不谋其政、在其职不尽其责,表现为出工不出力、出力不出活、出活不出彩。百种弊病,皆从懒生。有的人平日里看起来事事经手、忙忙碌碌,实则工作专等上级部门指示,责任落实一味推给下级;有的人对待工作漫不经心,“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工作直接交由同事或下属完成;更有甚者,遇到具体矛盾绕着走,遇到群众诉求躲着行,能推则推、能拖则拖,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打太极”。
这些看似小事,但严重败坏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都与人民群众息息相关,都是群众身边的大事。
  基层群众对近在眼前的“微腐败”“蝇贪”之害、领导干部作风庸懒散慢感受最深,最为怨恨。呼应群众关切、让群众满意,是党和政府工作的方向。凡是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都要严肃认真对待,凡是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都要坚决纠正,真正让老百姓不再怨、不再恨、不再痛。
  群众身边无小事。习总书记强调“始终要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始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是从我省通报的典型案例来看,一些领导干部却置若罔闻、背道而驰,极大地损害了群众的利益,以致产生民怨。在这些恶果的背后,究竟是哪些原因在作祟——
中共黑龙江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黑龙江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黑ICP备14004043号